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專題 >

申思:我們正在面臨一場時代性品位危機

連州網 | 2018-10-11 16:59:13

近半年來,隨著多個網絡平臺和社交應用被責令整改和下架,網絡“低俗內容”的問題持續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抖音”、“快手”、“B站”等大眾喜聞樂見的平臺,都或多或少地遭到了內容低俗化的批評。而不久前,一直被詬病充斥著“假新聞”和“標題黨”的“趣頭條”成功赴美上市,更是引發了人們對文化領域內“消費降級”的擔憂。

從這些平臺的用戶體量來看,似乎不僅僅是資本在炒作,大眾本身也對“低俗內容”有著天然的無法抗拒的興趣。

這種情況或許會讓我們感到有些陌生,畢竟在十幾年以前,當互聯網的社交功能和便攜程度遠不及現在的時候,似乎沒有經歷過如此高強度的網絡“低俗內容”審查,我們所接觸的內容和信息也很少是被批評為低俗的。

未標題-2

今年以來多個網絡社交平臺受到低俗內容審查,部分內容被下架。

我們是否能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社交網絡的發展,必然會導致我們生活娛樂內容的“低俗化”?

我認為,這個結論恐怕是成立的。

作為一名藝術專欄作者和自媒體運營者,我深刻地意識到這樣一個趨勢的存在,那就是,由于大多數網絡用戶的喜愛,“低俗內容”會逐漸成為時代的主旋律。相反,通常包含許多專業知識和深刻見解的精品內容,則會越來越受到冷落。

有的時候,為了得到更好的傳播效果,精品內容還不得不通過低俗化或性暗示的標題來偽裝成“低俗內容”,從而吸引用戶點擊,用這種方式勉強與真正的“低俗內容”相抗衡。

為什么社交網絡會自動將精品內容過濾掉?罪魁禍首恐怕是“點贊機制”,一種我們大家都再熟悉不過的、幾乎被應用于所有社交性互聯網平臺的內容評價機制。

幾個月前我應邀回到母校中央圣馬丁藝術學院發表了一次演講,期間向大家介紹了我的“點贊危機”(Like Button Crisis)理論,從而引起了一定的關注和討論。表面上看,“點贊機制”具有著平等和民主的表象,因為它使得每個個體都可以用類似于投票的方式選出他們支持和喜愛的事物,并且予以轉發和擴散。然而,在這種絲毫沒有門檻的狀況之下,不成熟的見解和不入流的品位總是會得到更加迅猛的傳播。

“點贊機制”恐怕是低俗內容泛濫的罪魁禍首。

如果我們回顧一下人類歷史,就會發現,大眾階層的喜好和觀點很少得到決定性的影響力。也正因如此,那些偉大的藝術作品才能流傳下來,并有機會享受后世的敬仰。達·芬奇是為意大利貴族階層作畫,貝多芬是為奧地利王公大臣們作曲,他們在創作的過程中并沒有考慮大多數普通勞動者的審美傾向。因為大眾階層只能得到十分有限的受教育和熏陶的機會,通常他們只能瞻仰或努力去追隨上層社會的品位和生活方式。如果“點贊機制”存在于500多年以前,能夠使每個人都擁有同等權力來做藝術鑒賞和評估,那恐怕整個“文藝復興”都不會發生了。

早在18世紀,德國藝術理論家文克爾曼就曾經聲稱“拉斐爾和米開朗基羅之后,人的藝術鑒賞能力就隨之變得越來越差了”。

在當今時代,隨著社會等級的不斷消融,每一個個體都作為市場中的消費者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尊重甚至是寵溺,因為資本永遠會追求最大化的利潤。對商家來說,大眾的品位和偏好總是意味著巨大的商機,因此他們必然會最大程度地去滿足大眾階層的訴求。這樣一來,“點贊機制”就取代了精英人士的話語權,成為了新的社會性價值衡量標準。與此同時,備受大眾喜聞樂見的“低俗內容”,也就自然而然地風靡了整個互聯網。

美國媒體文化學家尼爾·波茲曼在著作《娛樂至死》中曾指出,人類的媒介經歷了從文字時代到電視時代的變革之后,語義化和邏輯性的思維會被娛樂化和瑣碎性的觀感所取代,這將是一種理性和智能的倒退。

而如今我們面對的是人類從電視時代進入網絡時代的又一次變革,人們通過“點贊機制”從被動的娛樂化進一步轉向了主動的娛樂化,每個人都是瑣碎性內容和觀感性內容的傳播節點,以所有實際行動有效地否定了語義和邏輯的價值。

從某種程度上講,“點贊機制”又一次改變了人類歷史發展的進程。而且很有可能,我們正在步入世界性的“低品位時代”。

因此,如果我們想要試著去解決“低俗內容”的問題,除了依靠長期高強度的網絡監管和審查,唯一能做的,恐怕就是寄希望于大眾審美能力得到普遍的提升。

如果“喜歡”、“贊賞”、“轉發”這些按鈕能夠被點在那些真正高質量、有價值的內容之下,而不是一些帶有色情暗示的主播表演以及毫無營養的八卦謠言之下,我們就從根本上解決了“低俗內容”的問題,并且有機會享受到更多優秀而精彩的文化作品。

在給中央圣馬丁學生做演講的過程中,我首次介紹了我的“品位智能”項目計劃,即是說在心理學“多元智能”的體系框架下,開發和提煉測量人類審美能力的“品位商數”(Taste Quotient)。此后我又召集了十幾位有天賦的設計師與藝術家參與到這個項目中,一起分享和擴大研究的成果。

“品商”(TQ)可以反映和衡量一個人辨別事物優劣與美丑的能力水平,從而影響其在日常生活與選擇取舍行為中所表現出的品位和志趣。從現實意義上講,它決定了一個人是否可以通過審美判斷來改善自己的生存環境和生活品質。具體表現在對藝術作品的理解能力、對設計產品的評價能力、對生活用品的選取能力,以及對人格內涵的判別能力等方面。

“品商”(TQ)是人類多元智能結構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有效分析一個人在審美決策和判斷決策方面的表現,比如穿衣搭配、簡歷設計、家庭裝飾、音樂偏好、商品選購等等。?

通過推廣“品商”的概念,我們希望普通大眾都能夠意識到,好的審美品位能夠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一個人的生活質量,甚至事業成就。畢竟,對事物的審美判斷將決定你所做出的選擇,而你所做的每一個選擇將決定你是怎樣的一個人。

當然,對于“點贊機制”的優劣性,我們并不能一概而論。至少每個人也有權力為自己喜歡的“低俗內容”投票,也可以坦然去享受感官娛樂化生活的慵懶和愜意。

但我們仍有必要從更高的層面去反思,平等決策是判斷事物價值的最有效手段嗎?大多數人的意見總是正確的嗎?我們喜歡什么就一定代表我們需要什么嗎?如果這些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那我們最好重新審視“點贊機制”,以及我們正在面臨的這場時代性品位危機。

  • 標簽:老兵,楊應森

相關推薦

媒體焦點

牛牛小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