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專題 >

賓語:在中越邊境900多名烈士墓前祭奠先烈

連州網 | 2018-10-11 17:00:43

紀念日,是重溫,是緬懷,是銘記;是喚醒,是激勵,是鏡鑒。

今天(9月30日)是我國第五個“烈士紀念日”。以國之名,為先烈默哀,向歷史致敬!

我是反對戰爭的人,有戰爭就會有犧牲。

到中越邊境的云南麻栗坡縣,見到那些因戰爭給邊民留下觸目驚心的創痕后,我更加堅定我的看法。

但有的時候,和平是需要用戰爭來爭取和保障的。為了和平安逸穩定的生存生活環境,就不得不為了和平而戰。

戰爭是不該把老人婦女和兒童卷進來的。1972年6月8日,被美軍燃燒彈襲擊后的越南女孩潘金淑掙脫被燒著的衣服,張開手臂撕心裂肺的在公路上痛苦奔跑的照片,刺痛了全世界。

越戰經典照片“燃燒彈女孩”。拍下這張照片的是21歲的美聯社攝影師黃幼功。

僅僅過了7年,潘金淑的國家就把戰火燃到了中越邊境的麻栗坡。1979年,敵軍趁我自衛還擊部隊后撤之機,占領了我國陸地邊界所有騎線點上的有利地勢,包括麻栗坡縣境內的老山、八里河東山、扣林山和者陰山。

麻栗坡烈士陵園占地50余畝,背靠青山,面向祖國,山勢巍峨,建筑宏偉,是全國重點革命烈士紀念建筑物保護單位。【攝影/賓語】

這些制高點被占領后,敵軍越過邊境到我方境內構筑工事,埋設地雷,安插竹簽,并向我方開槍開炮,打死打傷我許多邊境軍民。1979年至1984年5年間,越軍向我境內發射各種炮彈4萬多發。邊境群眾有家不能歸,有地不能種,學校不能上課,萬畝橡膠園、茶園不能收割,群眾紛紛撤離或躲進山洞,人民生命財產受到了巨大的損失。

為打擊越軍的挑釁活動,保衛祖國邊境安全和維護國家尊嚴,中國邊防部隊奉中央軍委命令,于1984年4月收復“三山”。

中越邊境的麻栗坡縣,曾經是全國人民最矚目的地方。新中國最后一次對外之戰——三山戰役在中越邊境的麻栗坡縣打響。

收復老山戰斗是一場艱難的山岳叢林戰。不僅因為老山山高坡陡、森林密布、草棘叢生,而且敵軍自1979年以來就在主峰上精心構筑了無數大大小小的工事,戰壕、暗堡和坑道縱橫、地雷密布,形成了一套進可攻、退可守的防御體系。

老山戰役打得異常慘烈,前面的戰士倒下,后面的戰士踏著血跡繼續往上沖,有的多處負傷,手腳打斷炸斷也不下火線,腸子打出來用手捂著繼續戰斗;經過雷區時,怕貽誤戰機,就用身體去滾炸地雷,為戰友開辟道路;有的身負重傷不下火線,他們打出了軍威、打出了國威、打出了曾激勵我們一代人成長的艱苦奮戰、無私奉獻的“老山精神”。

1984年4月28日,收復老山;4月30日,收復者陰山;5月15日,收復八里河東山。

青山有幸埋忠骨。【攝影/賓語】

麻栗坡烈士陵園里,安放著960名為守衛祖國神圣疆土而壯烈犧牲的烈士的忠骨。他們來自全國19個省市、19種民族:1979年2月自衛還擊犧牲的106名,1981年5月收復扣林山犧牲的有122名,1984年4月收復老山、八里河東山犧牲有713名。

烈士們犧牲時,年齡最小的16歲,最大的35歲。職務最高的是團副政委,有一部分戰士入伍才3個月就犧牲在戰場上。

原35207部隊步兵一營三連戰士王建川犧牲時年僅19歲。他在戰場上寫給母親的《寄給媽媽的日記》感動了億萬國人:

當巡邏的腳步送走除夕,

媽媽,我送給你這本日記。

孩兒一年的征塵、四季的足跡,

全部忠實地記在這里。

當灶前的火光映紅了日記,

媽媽啊媽媽,

日記將給你帶去多少回憶。

童年的天真,

少年的頑皮,

如今化作了莊嚴的軍禮。

放心吧媽媽,

我已經懂得了“戰士”的含義,

當還擊侵略者的炮聲震撼大地,

媽媽,請你不要把孩兒惦記,

不付出代價怎能得到勝利?

戰士的決心早已溶進槍膛里,

為了祖國不惜血染戰旗!

再見吧媽媽,

孩兒即使在九泉也千聲萬聲呼喚您!

張夕龍烈士犧牲時才20歲。【攝影/賓語】

近年來,我曾四次來到麻栗坡烈士陵園,祭奠共和國的英雄們。

每一次來到這里,每一次輕撫著烈士的陵墓,每一次看著一張張年輕的面容,每一次想到長眠于此的烈士和我差不多的年齡,我就忍不住淚流滿面。

遠遠望去,一座座墓碑就像一個個身穿戎裝整裝待發的戰士,在這里集合待命。【攝影/賓語】

麻栗坡烈士陵園占地50余畝,背靠青山,面向祖國,山勢巍峨,建筑宏偉,是全國重點革命烈士紀念建筑物保護單位。

現在的面貌是1999年清明節前由解放軍三總部撥款300萬元,仿照南京“中山陵園”式樣,在原基礎上修建并經2009年維修改造而成的。

在入口處右邊有一塊石刻,這是云南省委原書記令狐安同志1998年元旦到老山慰問掃雷部隊,途經麻栗坡烈士陵園,特意留下的一首詩(上圖):

三千壯士成雄鬼,

十萬旌旗奏凱回;

清明白發斷腸處,

綠滿春山啼子規。

沿石階而上至山腰平地中心,是用花崗巖裝飾的革命烈士紀念塔,塔高19.99米,代表1999年。塔的正面是毛澤東生前題詞“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個金色手寫體;背面是鄧小平手寫體“為保衛祖國邊疆英勇犧牲的烈士永垂不朽”。

紀念塔兩側是用漢白玉鑲成高3.63米,寬度8.58米紀念碑各一塊,右邊碑上是老山、八里河東山、扣林山作戰的簡要介紹,左邊碑上記載著烈士的英雄事跡。

紀念碑前面安葬著的都是被中央軍委或原昆明軍區授予“戰斗英雄”光榮稱號的烈士,英雄墓共有12冢,其中有被中央軍委授予“戰斗英雄”光榮稱號的張大權、郭興科、李海欣、傅孔良4位;其余都是有突出英勇事跡而被原昆明軍區授予“戰斗英雄”或“戰地模范指導員”光榮稱號的烈士。在墓碑上鑲有英雄生前的畫像,并刻有烈士生平(有的戰士沒有留下照片)。

遠遠望去,一座座墓碑就像一個個身穿戎裝整裝待發的戰士,在這里集合待命。

這里是最容易使人懂得個人與祖國關系的地方。

烈士陵園自1979年建成后,每逢清明節、國慶節,就有來自全國各地的解放軍、工人、農民、烈士家屬、機關干部、學生等前來悼念烈士英靈,并留下了許多發自肺腑、催人淚下的祭文、誓詞和詩抄。現在,麻栗坡烈士陵園已成為全省乃至全國進行愛國主義、革命英雄主義教育活動的重要場所。

我聽說,如今仍有一些烈士親屬沒有來過。

上老山主峰那天,我們的中巴車里上來一位60多歲紅光滿面、一臉和善的大爺。

這大爺可不得了!他就是國防后備力量建設十大新聞人物之一的模范哨長駱科幫!

國防后備力量建設十大新聞人物之一的模范哨長駱科幫與老山主峰的戍邊戰士合影。【攝影/賓語】

在人們心目當中,駐守邊防要塞的一定都是解放軍。其實,我們國家疆土那么大,邊境線那么長,單靠部隊是守不過來的。西南邊境線上有許多民兵哨所,駐扎在部隊防守地區和空隙地帶,與部隊互為犄角,形成軍民聯防的銅墻鐵壁。

長田民兵哨所與者陰山隔溝相望。敵軍搶占者陰山后,長田哨所距敵人的前沿陣地不到一千米,有時對方大聲說話都能聽到。就這樣,駱科幫與越軍一個連、四個公安屯的陣地對峙著。

駱老英雄平靜地給我講述著他的故事:

開始,越軍認為:“老子打不贏解放軍,難道還打不贏你那么幾個民兵?”便憑借著居高臨下的有利地形和手中精良的武器,經常公開地、大搖大擺地對我們哨所進行武裝挑釁。可是,他們在解放軍那里撈不到的東西,在我們民兵身上也沒有撈到。

—天深夜,伸手不見五指,我們觀察哨正警惕地注視著用周的動靜。凌晨五點鐘左右,突然,兩顆綠色信號彈飛上天空。緊接著,越軍猛烈的炮火鋪天蓋地向我哨所砸來。頓時,山石橫飛,樹折草燃。炮火急襲過后,越軍以一個連的兵力分三路向我哨所撲來。敵人自以為得計,其實我們早有準備。敵人一打炮,我們就躲進了隱蔽部;敵人炮一停,我們迅速占領各自的射擊位置,專等著敵人上來送死。敵人越來越逼近了,大約有五十米的距離時,我大喊一聲:“打!”頓時,輕重機槍、沖鋒槍、步槍一齊開火。接著,把手榴彈拼命地投向敵群,敵人死傷慘重。正面的敵人攻了幾個回合打不上來,就敗下去了。兩翼迂回偷襲的越軍看正面失利,又怕周圍村寨支援的民兵堵住退路,打了一陣也丟下幾具尸體,拖著傷員慌慌張張地逃回去了。

敵人并不甘心失敗,他們還經常潛入我境內埋設地雷,用沖鋒槍向在地里勞動的群眾掃射。僅1984年,越軍就向我哨所和村寨開槍打炮一百多次,打死打傷我邊民五人。面對越軍的侵略行徑,我們邊境地區的民兵和群眾進行了針鋒相對的反擊。

有—天,我帶著三個民兵到邊境線巡邏,返回的時候,聽到對面山上的越南鬼子大吼大叫。當時,因我們三人都是漢族,聽不懂他們叫些什么。回到哨所的時候,幾個苗族民兵對我們說:“越南鬼子在用苗語罵我們!”。而且還喊著我的名字辱罵。我聽他們這么一說:可把我氣壞了。心想,這些家伙,當年我們把大米、白面送給他們吃,好槍、好炮送給他們用,如今他們卻忘恩負義,不僅搶占了我們的領土,還出口罵人。這不僅是對我個人的辱罵,而是對中國民兵的挑釁。第二天一大早,我帶著兩個苗族民兵,拿著狙擊步槍,悄悄地摸到敵人陣地前沿潛伏下來。

等了很長一陣子,一個敵人從工事里走了出來,看看外邊沒什么動靜,便向工事里面招了招手,里邊的敵人一個接一個地走出來了,一共出來了6個。他們象往日那樣,有兩個趴在塹壕邊,有四個蹲在塹壕坎上,又扯著嗓子吼叫起來。我端起狙擊步槍,瞄準其中一個嗓門叫得最高。心想:今天我讓你到閻王老爺那里去吼吧!一扣扳機“叭”的一槍,只見那個嗓門高的敵人應聲栽倒在塹壕下邊。其余的敵人被這突然的打擊嚇壞了,顧不得他們的同伙,拼命地竄逃了工事。這一打,可把敵人打乖了。從此以后,敵人再也不敢罵陣了。

國防后備力量建設十大新聞人物之一的模范哨長駱科幫指著墻上的自己——當年的模范哨長。【攝影/賓語】

就這樣,駱科幫帶領長田哨所民兵,與敵軍先后進行了大小4次戰斗,斃敵12名,傷敵多名,摧毀敵觀察所2個,暗堡1個,高重機槍各1挺,住房1幢,塹壕20多米及其他軍事設施,榮立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被評為國防后備力量建設十大新聞人物之一。

收復“三山”時,年僅8歲的苗族兒童楊興周記住了一句話:打走侵略者,才有好生活。

楊興周的爸爸楊金學是小學教師。在收復者陰山的激烈炮火中,擔負著運送炮彈的任務。小興周竟然背了一枚8公斤重的炮彈,隨父親和民兵們一起,送到了高山上的炮陣地,被譽為80年代的英雄少年。背炮彈的小籮筐,如今被收展在中國革命軍事博物館。

在麻栗坡楊萬鄉政府,賓語間幸遇了英雄少年。34年過去,少年已經40多歲了。楊興周內向,靦腆,沒什么話說。他很少主動向人提起過那場戰爭。戰爭就要流血,就有犧牲,就有血腥和殺戮。這些流血,犧牲,血腥和殺戮留在8歲孩子的心靈和記憶里,太殘酷了。

1984年9月10日,時任中央軍委主席的鄧小平發布《嘉獎令》,嘉獎參加老山、者陰山自衛還擊戰的全體指戰員和民兵、民工同志。《嘉獎令》中說:

在自衛還擊作戰中,全體參戰同志戰勝種種艱苦,克服重重困難,堅決執行命令聽指揮,英勇頑強,前仆后繼。團結一致,密切協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表現了崇高的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廣大民兵、民工踴躍支前,為保障戰斗的勝利做出了重要貢獻。你們創造的許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業績,將永遠載入我軍的光輝史冊

…………

為了和平,有些戰爭是不可避免的。

南疆那場戰爭的硝煙已經遠去。為保衛祖國流血犧牲的英烈們應該永遠被銘記。

  • 標簽:新時代,使命,任務

相關推薦

媒體焦點

牛牛小游戏